联系我们


咨询热线:
邮箱:9490489@qq.com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
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行业资讯

金陵——夏日诗意地栖居

日期:2019-07-01 11:37 来源: 作者:

&凯发agnbsp   南京市第二十九中学张国彦

    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称他一生最快乐的三年是避乱山中的夏天:“或裸处乱荷之中,妻孥觅之不得;或偃卧长松之下,猿鹤过而不知。”

    少年时每逢炎夏常如李渔“裸处乱荷之中,偃卧长松之下”,那时很同情都市人,特别同情处于盛夏酷暑里的市民,也好奇南京人在盛夏是如何熬过来的,那里有烟雨牛鹭,有清河绿柳,有凉露金井吗?在没有空调、鲜见电风扇的时代,夸父、后羿的后人诗意地栖居在江左大地上。壬戌之夏至今,弹指一挥在古城金陵已23个炎夏,但见这座山水相依的城市在夏日骄阳里漂泊、漫步,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亲水

    有水的城市何惧炎夏?贪凉的南京人不妨展开南京水系图:6条水系,116条河道,8座湖泊,水库251座,塘坝11.61万亩。南京密布的江河湖塘成了南京人避暑佳选。但逢吴牛喘月之时,或呼朋引伴,三五好友诗酒应答;或踽踽独行,举杯邀月游目骋怀。近游身边湖河,远造水上名胜,碧水清波,凉意顿生。

    远水解不了近渴,避暑需要亲水。南京的湖泊可亲可近。

    玄武湖,江南地区最大的城内公园,周长约15公里,占地面积502公顷,水面约378公顷,湖内有环洲、樱洲、菱洲、梁洲、翠洲等五洲,洲洲堤桥相通。这大大缩短了人与水的距离,即便是旱鸭子也可漫步湖上。莫愁湖公园面积58.36公顷,其中湖面约33.3公顷,湖面标高4米。湖水荡漾,碧波映照,园内亭台楼榭依水错列,垂柳、海棠沿岸俏立。荡舟湖中,闲坐水榭,对爆表的气温,浑然无觉。

    月牙湖公园占地29.6公顷,其中湖水面积17.2公顷,环湖步道2600米,因湖面呈月牙状故名。天上有个月亮,水中有个月亮,地下水如月,天上月似水,波心荡冷月无声。水月交融,人水相亲!

    “林海中的明珠”、“南京第一无污染湖”——紫霞湖位于钟山风景名胜区明孝陵东北部,是个深藏于山间林海中的人工蓄水湖泊。紫霞湖面积约5万平方米,最深处17米多,四围林木蓊郁,一汪碧水清凉。虽然是人工湖,但是临树木之海,水质洁净,自然的紫霞湖自然成为避暑纳凉的亲水佳地。

    市区城南最大湖泊花神湖,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,雨花台以南2公里,面积约56000平方米,湖面呈长条形,东西向较窄,水面宽度平均达到200米左右,最深处达7米多。花神湖原为丁墙水库。在花神湖避暑切莫轻易近水,花神湖是人工挖掘,湖床特殊,离岸不到一米水深就可能达到数米,这与自然形成的湖泊从边缘往中间逐渐变深不同。花神湖可亲,但不可戏!

    与玄武湖五洲洲洲堤桥相通相似,位于南京市江宁开发区核心区域的百家湖,百家湖水面面积约为2500亩,湖上有四座桥,其中白龙桥横跨湖心,长度约1000米。盛夏之夜,人行水上,吹快哉风!

    南京市最大的人工湖泊金牛湖原为金牛山水库,始建于1958年,农民锹挖肩担,挖出了一个大水库。水面二万五千亩,湖容九千六百万立方米。金牛湖是南京首个国家水利风景区,被美称为南京“西湖”,在“天然氧吧”消溽暑,深呼吸!

    炎夏里,挖湖者泽被后世,有些湖却蒙受填湖之患。

    南京由于中生代燕山运动后期的断裂作用,溧高背斜西北翼断裂下沉,产生广大洼地,全新世初期洼地西部通江缺口受堵,泄流不畅,遂潴水成湖,为古丹阳湖。古丹阳湖范围很大,包括固城湖、石臼湖和丹阳湖,连西部圩区也在其内。此后洼地西部三角洲逐渐发展,湖泊日益淤浅,湖面缩小并分为固城、石臼及丹阳三湖。由于泥沙继续淤积,加上大规模围湖垦殖,使湖泊变化更大,丹阳湖已消亡,固城湖仅剩原湖面的十分之二,石臼湖水面也大为缩小。

    固城湖位于南京市高淳区中南部,因湖滨古“固城”而得名,俗称小南湖,为江苏省饮用水水质最好的天然湖泊。固城湖湖长9.5公里,最大宽度4.9公里,湖水面积24.3平方公里。石臼湖和固城湖相邻,湖面235平方公里(其中安徽99平方公里,湖面主属江苏省),湖区东西长22公里,最大宽度14公里,湖底深5.5米。石臼湖面积不断缩小。

    燕雀湖位于南京市玄武区中山门外北侧。燕雀湖与玄武湖是南京古代的两大湖泊,两湖以钟山为界。玄武湖在钟山西,称后湖;燕雀湖在钟山南,称前湖。燕雀湖古时面积极大,东临钟山脚下,南至今明故宫午门一带,西抵解放路,北达后宰门一带,周长约三十里。公元1366年,朱元璋为营建宫城,经刘伯温军师勘测,宫城位置宜在钟山“龙头”之前,这一带正是燕雀湖所在地,将燕雀湖大部分填塞。《上元江宁乡土合志》:“新宫之址在都城东,盖填前湖而筑之。前湖即太子湖,一名燕雀湖。今既填塞,犹留一泓于城外。”朱元璋调集几十万民工填湖,工程十分浩大,南京民间有“移三山,填燕雀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倘若固城湖、石臼湖、燕雀湖水面如旧,依然烟波浩渺,亲水消夏的南京人又多了几分底气。然繁衍生息,从水载画舫,到水行渔舟,进而到沧海桑田水没成田成市,只愿填湖、挖湖别仅仅存乎一念,顾及一时。

    金陵,江河如带,湖泊似珠,从苍穹俯瞰,好一处诗意栖居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